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莎的帕台农

那一世无法企及的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美丽的都曾寂寞,坚强的都曾迷惑,我的爱是什么颜色? 翼鸣爱音社(Wing's Echo) 联系人:隆泽光,梦蝶公主,或本博客主人雅·萨莎 论坛地址:http://wingsecho.5d6d.com/ 论坛LOGO地址:http://www.wingsecho.cn/logolink.gif 我们的社团期待您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轿夫之歌 作者:巴山作家周嘉  

2010-02-18 19:02:50|  分类: 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找了N久终于找到了t-t,不容易呀!!)

发表于《散文》1987年7期

 被收入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思辨散文选》

 

 

  一、
  永恒,多么神秘的字眼。太阳,你能熔释它吗?
  时光就是这样地向人们身后淌去,一秒秒、一分分、一月月、一年年,一去不返,浩浩荡荡,无始无终,无边无际,多情得象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又冷峻得象终身未嫁的老处女。人,必须面对时光,永远。
  一群巨大的躯体在我身后的时光中沉浮,终被淹没,被冲剔成一具具骨架,又被泥沙盖住,那是恐龙。巨大粗笨的躯体使它们不能迎着时光走路,于是,它们让躯体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再献出了一个物种,一台悲剧,在冷峻的时光中石化,石化成一曲曲无声的哀歌。
  但是,时光中却滚动着一个火红的球,永恒地滚动在人们的面前与身后。它没有一刻不燃烧,用它的光与火,焊接着过去与未来,将冷峻的时光烤炙得热浪滚滚。它是太阳,是夸父舍命追赶的太阳,是后羿择优留用的太阳。太阳啊,谁说你不是永恒的呢!

 

 

  二、
  今夜,漆黑,星月不显,老爱随着夜风奔突的玫瑰香气也被敛凝在花蕊里。太静了,我能听见我的脑细胞的激烈碰撞声,那是一支壮歌的旋律。
  一个壮汉向我走来,热情地跟我拥抱。他像太阳那样温热,他的肩宽厚象石碑,他的腰粗壮象铜钟,他的腿坚实象铁柱,他是石碑、铜钟、铁柱的魂灵,也是太阳的魂灵。
  更是魂灵的太阳。
  “我曾是个轿夫。”他对我说。
  是的,在三十多年前,当太阳醒来的时候,他肩上的冰山被太阳融掉,他消逝了,死去了,汇人时光之流,化为一朵浪花……
  我因此很难过。
  但我分明听见我面前的轿夫笑了:“你是在叹息我的死吗?你全然不必。我的死,是我生的最佳形式,是我自己抬来的塑造太阳的金泥。你更别叹我逝入时光与汇进江河,你知道时光与江河都流向大海吗?你知道时光与海浪摩擦可以生热吗?如果你不知道,你就看看每天清晨破海而起的太阳吧!”
  顿时,我的心情与面前的轿夫一样快活,我赶紧搂住他,搂住的却是一轮刚出海面的太阳。
  “啊!”正带着我飞升的太阳对我说,“与消亡等义的死不属于我,我的死亡就是新生!”

 

 

  三、
  那是一件已有三十多圈年轮的往事。那时太阳刚露脸,一列火车正冲出车站,我正站在车头,手握加速杆。一位刚扔掉抬杆的老轿夫看着火车不住地赞叹:“这轿呀,匍在地上爬都这般快,要是站立起来跑还了得!这两根铁抬杆怎么铺在你的脚下?小伙子,你是怎么抬起它的?”
  在这赞叹声中,我拔地而起。
  后来,我又抬起了轮船、飞机与宇宙飞船,又抬起了弯路、坦途与康庄大道,又抬起了一个个来自太阳的赞叹。是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明白,沉甸甸的地球也正在我肩上运转!
  是啊!看吧,那地球正用它的坚实锤炼着太阳,那太阳正用它的炽热熔炼着地球,太阳与地球正用它们的运转锻炼着我,那锤炼、熔炼、锻炼的旋律,正是全新的轿夫之歌,我的心跳加快着歌的节奏,我的呼吸增大着歌的起伏,我的筋肉填充着歌的内涵,我的骨架扩展着歌的外延,我的热汗湿润着歌的真理,我就是歌,歌就是我。
  一颗星星撞入我的掌心,化为又一把热汗。汗滴在手中滚来滚去,从一亿个角度反映着宇宙的深情。
  这是宇宙父亲惊喜的眼泪啊!
  他怎能不为他的儿孙骄傲?

 

 

  四、
  永恒,多么神秘的字眼,太阳,你能熔释它吗?
  恐龙早就灭绝了,早就灭绝了的还有对恐龙的哀悼,有了恐龙的灭绝,才有了哺乳动物,有了人。灭绝,是恐龙的悲歌,更是时光的壮歌、进化的赞歌。
  ……聚变终于结束,氢核完全聚合为氦核,一颗白矮星在太阳的位置升起……时光冲刷着一切,在时光之流中,一秒是一瞬,一亿年是一瞬,太阳,也是一瞬。
  啊,这是一个任何时候都无法比拟的欢乐时光,这是一个任何世界都无法比拟的幸福天地。欢乐中也伴着不快,幸福中仍渗着不幸,但欢乐中更绽着鲜花,幸福中更结着硕果。哦,轿夫啊,你是太阳的儿孙,又是一个崭新世界的先父。在你们肩上,正运转着一个更为和谐的宇宙哟!
  太阳之魂永恒,时光之流永恒,轿夫之歌永恒,此歌的晶核是:抬走了十二月三十日,拖出来的一定是元旦!
  永恒,你这神秘的字眼!

【博主】:第一次读这篇文章是在初中的一套语文试卷上,当时是考试,记得自己完全陶醉于这篇文章普涨绚烂而华丽的言辞,但是一个字没懂,于是创造了语文阅读题的历史最低分……(囧,后来发现全班同学无一幸免,有的哥们儿干脆就是怎么发下来怎么交上去的……&%%&*……%&)。事隔八年,重新回忆这篇文章的时候却没有当初那种五体投地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里面有很多哲学思辨,却总觉得华而不实,而且音律上还不是很好听,语言也有点华丽的俗气。1987年的人们会有这样的思考有点让人感动,部分内容就像我一直所信奉的仅属于自己和同自己一样的人的哲学体系,不管本人是粗鄙的还是高层次的,都有一种同样的思考方式。于是翻出此文,以纪念曾经的自我……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