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莎的帕台农

那一世无法企及的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美丽的都曾寂寞,坚强的都曾迷惑,我的爱是什么颜色? 翼鸣爱音社(Wing's Echo) 联系人:隆泽光,梦蝶公主,或本博客主人雅·萨莎 论坛地址:http://wingsecho.5d6d.com/ 论坛LOGO地址:http://www.wingsecho.cn/logolink.gif 我们的社团期待您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他们一直都在那里……  

2009-04-12 20:07:21|  分类: 圣斗士专属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铃声突兀的响起,瞬间有脚步凌乱。下了这段楼梯,走出那扇铁门,沿着这条狭窄的巷向前走,脚步凌乱。

  大雨刚过,地上还是湿漉漉的。小卖部姐姐心血经营的花圃已经长成了,大朵大朵的花,大片大片的叶,红的蓝的绿的,颜色被雨水融化后流入了石板上的水洼中;老婆婆的茉莉花串在空气中纯百的盛开;透过小楼与小楼的缝隙,远远的地方,有大片的野玫瑰,在雨后的夏日黄昏中红到发苦。

  然而,脚步凌乱。

  脚步凌乱,急忙忙往前奔,将所有绚丽的彩色置若罔闻。巷的尽头是亮眼的白,白色过去后是什么?那男孩,在巷的尽头转过身,红色的项巾浮在蓝色的运动服上,那种红色,在黄昏中醒目的有些刺眼。

  哈哈,他快乐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往外跑;哈哈,他毫无心机的露出了还没长出新牙的小小的牙洞,转眼就要跑到那片亮眼的白光里去了;哈哈,撒加,你死定了。他收了笑、锁了眉、捏了小拳头一比画,然后他又笑,然后跑到那片亮眼的白光里去了。

  色彩褪尽,白光随即刮成了雪原,寒冷让我的美梦抛离了我。揉了揉眼抬头看,窗外的冬雨依然淅淅沥沥,毫无停歇的迹象。偌大一个灰蒙蒙冷清清的世界。

  偌大一个灰蒙蒙冷清清的世界。我想要一点儿色彩了。

  那个希望中的色彩不完全是鲜艳艳、水灵灵的,它呈现出金色,但一点也不象现在正要盛开的波斯菊。他昏金暗玉的潜在我们久远的记忆中,等待有人拿个抹布将时间的灰轻轻那么一抹,他就立刻灿烂衫亮起来,狠狠的扣人心弦。我一直以为,即使我们是完全的不同,但我们至少共同拥有一个八十年代的童年,所以我也一直相信,我们都是知道那片金色的闪耀的。

  那天当天马的幻想从这个屋子里的某台音响中毫无预兆的响起的时候,没有提防的我被击穿了心脏。现在我的右手边是《圣斗士》的书,电脑上是刚刚DOWN下来的《冥王篇》耳机里震荡着“十二神殿——令人热血沸腾的旋律”——但我总觉得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十二座宫殿似乎还在那里,在希腊,在亘古不变的圣城。我以为只要我去,总会有人神色狰狞或漫不经心的从里面走出来。但是那里早已没人在了。

  实际上,连那十二座宫殿也是不存在的。

  他们到哪里去了?那些声响和憧憧的人影还若隐若现,一个个森穆的殿堂比邻而立,闭上眼睛,小宇宙还激烈的,强硬的,温和的,柔软的被感应着。它们确是存在过,但是我翻完历史的每一页,找遍了地图的每一个角落,找不到他们,他们不在。他们去哪了?

  他们曾经蛰伏在圣域,如今希腊的天空与大地与海洋相对无言,帕台农神庙寂静;曾经在帕米尔吉美麓与世隔绝,高原澄净的天空不留一丝的痕迹;曾经在西伯利亚披荆斩棘,风刀霜剑转眼将这印记从苦寒的平原上抹去;曾经在恒河边沉思,至今恒河流淌到面朝沙罗双树的的方向都尤其默默、漠漠、脉脉……

  在叹息壁之前,他们相视而笑,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一片强烈的光芒中去了。那光芒太亮了,它来自我们的童年,我们的记忆,我们的心……当我们再度被那片光芒照耀到时,我们再度看到了一切。

  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们。穆、阿鲁迪巴、撒加、沙加、童虎、米罗……他们带着各自的招牌表情,就这么出现在我眼前——原来,他们一直都在这里,一直……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