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莎的帕台农

那一世无法企及的幸福

 
 
 

日志

 
 
关于我

美丽的都曾寂寞,坚强的都曾迷惑,我的爱是什么颜色? 翼鸣爱音社(Wing's Echo) 联系人:隆泽光,梦蝶公主,或本博客主人雅·萨莎 论坛地址:http://wingsecho.5d6d.com/ 论坛LOGO地址:http://www.wingsecho.cn/logolink.gif 我们的社团期待您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火黄金(半原创)  

2006-02-11 16:51:45|  分类: 原创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的居室,贴满了千姿百态的圣斗士的图片。最醒目的是卧室床头的一幅十二黄金的国画合影图,那丹青极为传神,仿佛能感觉到他们英武的小宇宙和他们喁喁的交谈声。他一直希望期望能亲自去一趟希腊。他一生庸庸碌碌,无所作为,甚至痛恨日本人,却独爱这部卡通。他说,要能亲眼看看圣域帕太农神殿就好了。 
 他豁不出去——尽管家境非常好,既没有去希腊,更没有去雅典圣域,直到年老病卧不起。郑天,唯一的乐趣就是欣赏壁上那静立或动态的他们。他恍惚感觉得死亡之神即将降临。我多么虚弱,衰老啊!他要想了超期蓬勃的少年时代和意气奋发的青年时代。 
 一天,他对一旁照料他的儿子说:“院子里来了一位圣战士。” 
 儿子说:“哪儿可能呢?他们是不存在的,你说的是特警吧?他们不会有那么大的威力的。” 
 他说:“你上院子里看看。” 
 儿子回来说:“院子里空空的,恐怕是风吹梨树发出的声音。” 
 他固执的说:“我分明听得见圣衣的碰撞声,像是撞在我的心里。” 
儿子倒出沙锅内的药汁:“该吃药了。” 
 喝了苦涩的药汁,它像是经过了一番长途跋涉,疲惫不堪。垂下眼皮。 
 儿子问他晚餐的饭食,他说没胃口。于是,儿子告辞了。可是,他认定院子里有一位圣斗士,甚至在撞门,如同当年他们撞毁叹息之壁。他担心门没上锁。闯进居室多麻烦,他想。他的甚至想象他被一群穿圣衣的十八岁少年围住问寒问暖的情景,他受不了。他一向喜欢宁静,安详的生活。只是,现在,他身不由己,无力站起来阻止英姿飒爽的他们了。他甚至想象得出他们金光璀璨的黄金圣衣。 
 这种担忧持续到钥匙在锁孔里咯噔一声,他说:“他们折腾了一下午,他们要冲进来。” 
 儿子诧异的说:“门管得很紧。” 
 他说:“你去把他们打法远点,我心里不舒服。” 
 儿子出去片刻,说:“我已经让他们从院子里出去了。” 
 他舒了一口气:“一下午,他们又是吵,又是撞,他们进来,我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怎么可能?”儿子说,“父亲,你可能太乏了,以往,你带着那么深刻的虔诚敬爱他们。” 
 “我讨厌和他们一道,他们太不平静了。” 
 “父亲,你是先喝药还是先吃饭?” 
 “我嘴里发苦。”他想撑起身子,终于没起来,他指指墙壁上的画, “揭下来。” 
 “这……” 
 “闯进院子里的那个人可能有感应,我这儿有他所有的伙伴,他们的小宇宙有感应……”挺了片刻,他又说,“对,全部揭下来,你带走。” 
 “怎么处理?” 
 “随你,”他说,“我曾经想抛开一切,去雅典,我连这也没勇气,现在……”隔两日,他咽了气。 
 送葬时,儿子将他搜集了一生的圣斗士的图片点燃。儿子默默看着火苗渐渐大起来,形成很猛的火势,最旺时,仿佛一件辉煌的黄金火圣衣脱颖而出,原地飞升,闪光,似乎一只无形的手拉住了箱子,那是父亲。儿子想。末了,火黄金离去,留下纸烬,翩翩飞舞,儿子看着父亲的遗像,默默地说, 
 “父亲,你安息吧。融入宇宙,和你爱的黄金在一起……”

  
 
 
[audio,true,true,invisible]http://www.163888.net/sing/music/2483533.html[/audio]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